• 當前位置:市場>研究

    負利率環境下的黃金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11-12作者:李沛


      剛剛過去的10月份,黃金市場整體波瀾不興,倫敦現貨金價月內振幅僅略高于3%,這一波動范圍即便在過去多年的黃金熊市中也相當少見。

     

      傳統上“金九銀十”的行情旺季里金市這般表現,主要源于當前階段投資者的預期明顯分歧,多空雙方對發動行情又均缺乏信心,觀望重大事件靴子落地的情緒濃厚,其中看空陣營的主要依據在于對美國宏觀經濟的信心,相信其后續復蘇力度將強于歐元區等其他發達經濟體,從而扭轉美元匯率,美元走強將進而抑制黃金表現。

     

      這一邏輯的不足之處在于,黃金與美元負相關性從中長期來看并不穩定,美元指數稍加數據分析,也不難發現并非一個較好的超額收益因子,兩者之間的階段性關聯與其說有直接因果,不如說是利率這一核心驅動因素的不同側面現象。

     

      從利率角度來看,黃金的前景仍然清晰明朗,即便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的產出缺口被很快彌合,經濟活動回到此前水平,負利率環境恐怕也將長期延續。根據巴克萊公司統計的指標全球累計負收益率債券存量可以看到,即便在疫情前,大量發達經濟體債券就已經進入負收益率交投區間。更加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以來負收益率債規模出現三波爆發式增長,盡管策源地的區別導致美元指數每個階段反應各異,但卻恰好對應著黃金市場牛熊切換后的三輪漲勢。

     

      展望后市,隨著秋冬呼吸道病毒活躍期的到來,歐美等中心經濟體必然面臨,或者已經進入到二次“封城”,這種短時間內的來回反復,對于實體經濟不可避免將產生巨大的“附帶損傷”,財政政策加碼松弛,國債發行規模飆升,將進一步促成目前已經見怪不怪的高等級債券負收益率常態化,例如歐盟10月底剛剛發行的170億歐元新冠肺炎疫情專項救助債,其10年期品種收益率就僅為-0.26%,即便如此,與同一期限收益率為-0.6%的德國國債相比,已經算得上“高收益”的新債仍然收獲了14倍超額認購。

     

      與“金邊”債券的負收益率相比,黃金這一實物貨幣飽受抨擊的零收益率似乎也不是那么刺眼的缺點,對于歐美以十萬億美元為單位的過剩儲蓄而言,完全可以預期其資產配置將隨著負利率環境的常態化而重組,在這一過程中,黃金無疑將落在受益的資產大類中。

     

      基于上述判斷,筆者仍然看好黃金中長期前景,短期內,即將水落石出的美國大選疊加美聯儲議息會議,將為市場帶來較大波動,這種波動對于價值型而非交易型投資者而言,反而可能帶來更為理想的“上車”機會。

    56.9K
    暖暖直播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