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礦業>國際

    未來資源稅倡議:重新評估礦業財政制度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10-26作者:林永飛(翻譯)


      盡管大膽的礦業投資提案可能有助于礦業公司的發展,但人們擔心這種投資可能不會給擁有礦山的社區,甚至不會為開放采礦的政府帶來好處。

     

      世界銀行預測,2020年受疫情影響,93%的國家將面臨經濟衰退,醫療保健系統飽受壓力、國際貿易和旅游業低迷、政府為控制疫情投入巨大導致債務不斷增加。人們還普遍擔心2020年底疫情會卷土重來,可能會使本已步履蹣跚的世界經濟進一步惡化。

     

      在全球范圍內,各國都注意到礦業在經濟復蘇中的重要性。今年夏天,南非礦產協會確定了8個必須解決的“關鍵問題”,以支持該國的采礦業,并讓該行業在南非經濟復蘇中發揮關鍵作用。南非礦產協會首席執行官羅杰·巴克斯特表示:“如果在解決這8個問題中能采取正確行動,可能會帶來36億美元的礦產品銷售收入、3億美元的額外稅收收入、7萬個就業崗位,2024年還能再創造2.6萬個采礦崗位和4.7萬個間接就業崗位。礦業想要盡快恢復需要所有行業利益相關者的合作和團結。”

     

      盡管大膽的礦業投資提案可能有助于礦業公司的發展,但人們擔心這種投資可能不會給擁有礦山的社區,甚至不會為開放采礦的政府帶來好處。“未來資源稅倡議”,是采礦、礦物、金屬和可持續發展政府間論壇(IGF)與非洲稅務管理論壇(ATAF)合作發起的一項倡議,旨在增加各國政府從采礦業獲得的收益。

     

      資源稅項目的未來

     

      雖然采礦業在未來數月和數年內確實可以在創造就業機會和刺激經濟活動方面發揮作用,但各國認為修訂資源稅已經重新變得重要起來,特別是在疫情后急需公共財政的發展中國家。

     

      在2020年7月發起的“未來資源稅倡議”時,IGF負責稅收和采掘業的亞歷山大·瑞德翰說:“倡議的目標是重新評估和改進管理采礦業的財政制度,而采礦業在很多國家往往很復雜,政府難以管理,特別是在一些發展中國家。”

     

      瑞德翰表示,未來的資源稅計劃將為下一代礦業財政政策提供及時的建議,這些政策將允許公平分享采礦業的利益,并在行業、政府和民間社會之間建立信任。“自2016年以來,IGF一直與成員國合作,通過研究、法律和政策建議、能力建設和稅務審計援助,解決采礦業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的風險。到目前為止,其結果是積極的,但仍然存在巨大挑戰。許多資源豐富的發展中國家擔心,它們沒有從其礦產財富中獲得公平的財政收益。”

     

      瑞德翰稱,目前對礦業公司征稅的制度嚴重偏重于以利潤為基礎的稅收,如企業所得稅或經濟租金稅。這些可能很難收集,而且可能會受到各種不當行為的操縱。瑞德翰撰寫的一份2018年報告介紹了資源豐富的發展中國家在監測礦產出口價值方面存在的一些困難,這可能導致政府失去權利金和所得稅的收入。“我們的目標是評估目前狀況,并考慮替代性方案;這些方案可能會挑戰長期堅持的國際稅收原則。”

     

      有效資源稅的重要性

     

      豐富的礦產資源常常被視為發展中國家的一張“金飯碗”,資源開發提供了增加政府收入和經濟活動的機會。但瑞德翰說,有一個不幸的現實是由于一系列內部和外部挑戰,大多數發展中國家都難以將該行業的預期收入最大化,這反過來又限制了公共預算。”

     

      偉凱律師事務所(White&Case)于2020年7月發布的一項針對采礦業決策者的調查發現,46%的受訪者認為,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資源民族主義最有可能表現為增稅,50%的受訪者認為非洲是此類政策出臺的預期熱點。

     

      雖然資源民族主義的支持者經常會發現自己的利益與跨國礦業公司的利益相悖,但還是有途徑打造一條通往更公平的道路,讓更有效的稅收在礦業公司和國家政府之間取得平衡。

     

      瑞德翰說,問題不僅來源于那些采取激進避稅做法的公司,政府的政策已經阻礙了經濟發展:“曾經有過對礦業公司過度慷慨的稅收優惠政策,而這些企業實質上推遲或侵蝕了稅收,確保稅收激勵措施的有效性是必要的。”

     

      IGF表示,這些問題可能導致礦業公司和政府之間的糾紛,通常是“損害所有利益相關者聲譽的公開沖突”。

     

      瑞德翰說,政府對資源部門低收入的擔憂,在某些情況下,導致稅收糾紛,既損害了東道國對投資者的信譽,也助長了公眾對整個資源部門的不信任。

     

      走向有效的資源稅

     

      世界上有兩個新興的礦業領域為有效的資源稅帶來了挑戰和機遇,并可能促使人們重新思考如何對礦產征稅。首先是礦山的日益數字化,公司越來越多地投資于礦區的智能技術,以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

     

      盡管礦業公司具有潛在優勢,但采礦業自動化和數字化的興起可能會成為東道國的一個問題。IGF董事Greg Radford和ATAF執行秘書Logan Wort在為英國《金融時報》撰文時解釋道:“該行業正在迅速接受自動化、大數據和人工智能,這可能會破壞與東道國的經濟聯系,因為礦山選擇雇傭機械和離岸計算機工程師而不是當地工人。隨著技術改變采礦作業,需要調整稅收政策,以便采礦業的利益能夠與東道國公平分享。”

     

      改革資源稅的另一個機會可能是對環境可持續性礦山的需求不斷增長,這一需求既來自于公眾對資源公司的壓力,也來自于電動汽車生產商等工業客戶的壓力,后者希望被視為對道德負責的供應鏈的一部分。

     

      瑞德翰認為,這為各國提供了一個新的機會,使它們能夠制定正確的財政政策,吸引礦業投資,同時確保礦業項目貢獻急需的公共收入,不會加劇環境或社會壓力。

     

      在資源稅改革方面,目前世界各地正在探索一些可能的路徑。一些國家正在提高對有價值礦物的使用費,特別是那些在可再生能源技術方面有應用的國家,而另一些國家則采用滑動比例的特許權使用費,以便政府在價格上漲時采取增加的方式。

     

      瑞德翰表示,對特許權使用費的偏好部分源于對企業所得稅未能兌現的不滿,以及行政管理的簡單化。正在考慮的其他途徑包括政府增加其在礦山的股權或生產分享制度,即東道國政府從礦產中分得一部分,以代替稅收或特許權使用費。

     

      IGF倡議的目的不是為政府應該如何從采礦部門獲得收入創造一個單一的標準,而是要創造一個空間,讓政府、公民和工業界對這個問題提出建設性的意見和討論。

    56.9K
    暖暖直播免费观看视频